2011-05-10

2011.05.10十年

身體累了 休息一下 睡一下 恢復體力
那心累了呢?該怎麼做才能復原呢?
身體受傷了 傷口可慢慢痊癒
那看不見的缺口該怎麼治癒 怎麼填補

無法探究的傷痛 有何藥物可尋
即使結痂仍透著血水 不可輕易碰觸
自認為清澈如鏡的心
卻慢慢的被黑夜吞噬
原來這就是
無可救藥的懦弱
不可理喻的悲觀
無法自拔的退卻
有時候說勇敢很勇敢
有時候說脆弱卻又很脆弱
在自我建築的框架中 活的自我 活的快活
其實早已成了搖搖欲墜的危樓
而我卻只能將眼耳遮掩 不看不聽
自己騙自己 十年

4 則留言: